Wilkes University

July

julia云播 _柯文哲“烂方法”说含有参选玄机 正等待“横空出世”时机

"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台湾地区两大政党的2020党内初选都已完成,并决定了各自的参选2020提名人。人们的眼光,就高度集中在国民党的初选落败者郭台铭,及“另类参选者”王金平,还有台北市长柯文哲的身上。因此,昨日台湾媒体都“敲锣打鼓”地寻找此三位目标人物,以求得知其参选动向。但郭台铭、王金平这两位对国民党2020初选方式怀有不同方向的不满情绪,因而被猜测可能将会脱党参选者,却没有“蒲头”。因而没有政党包袱的柯文哲,就成了媒体的“宠儿”,他也摆出一副“稳坐钓鱼船头,让你问个够”的姿态。但柯文哲对是否宣布、何时宣布参选2020的询问,却仍然顾左右而言他,表示这么困难的题目哪里是一天可以想出来的。现在要思考的是台湾为什么今天会走到这个地步?不过,他也吐露了一句,若蔡英文和韩国瑜都找不出“解方”,说服选民,他现在的“烂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这就透露了柯文哲宣布参选的两大考量。其一是在民进党和国民党的“全代会”分别正式通过2020“大选”提名人,并确定其参选政纲之时,就是柯文哲宣布参选2020的适当时间点。因为此时蓝绿两党公布的2020参选政纲,可能会像柯文哲所说的那样,无法说服选民,这就是无党籍的柯文哲“横空出世”的时候了。现在国民党已经确定在七月二十八日召开“全代会”,而民进党“全代会”举行的日期却在先后传了多次之后,仍然未能确定。最有可能是待到各选举区的“区域“立委”候选人,及“不分区“立委”名单都确定后,召开“全代会”为所有候选人造势。但也不排除在九月底结合“党庆”同时进行。其二是柯文哲打出的竞选政纲,将针对国、民两党的2020初选乱象,及蓝绿两党政党恶斗,而马英九和蔡英文都是施政无能的现实,顺理成章地打出“跳脱政党”、“终结政党政治”等口号,最大程度地囊括既“讨厌民进党”,又“不放心国民党”;既不屑蔡英文,又对韩国瑜无好感的选民。这也是为何柯文哲一再将自己是否参选的宣布时间,多次延后到其中一个原因。但即使如此,柯文哲在私底下却是鸭子划水,外驰内张,一直没有停止过政治布局。实际上,据台湾媒体报道,台北市政府的战情室已完成大选评估,柯文哲投入选战机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只要等待国、民两大党的人选及竞选政纲确定后,就会伺机表态参战。为此,市府小“内阁”大量安排未连任议员的职缺,并邀请陈水扁当政时期的“考选部长”林嘉诚撰写“国政白皮书”,内容触及议题包括经济发展、产业转型、教育政策、环境保护等内容,等选战一开打,就能随时派上用场。而在目前,台北市政府则集中精力积极主打政绩牌,如中正桥改建、视察台北流行音乐中心、启用公园共融式游具等,强化柯文哲“勤劳”形象;至于私底下准备也不会含糊,等到政坛情势大致明朗,“柯团队”就能迅速就位、直接开战。

实际上,柯文哲要投入2020“大选”,有几个因素在发挥推动作用。其一、从台湾地区的政治环境看,做过台北市长的人大多会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甚至当选。远的有李登辉,近的有陈水扁,马英九。因此,不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个从凯达格兰大道的东端——台北市政府大楼,到西端——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大楼的道路。其二、蔡英文执政的成绩太差,各路人马跃跃欲试发起挑战,既然自己也有机会,为何不放手一搏?这个诱惑确实是太大了?而且,在郑文灿等新人辈出之际,他没有政党背景,在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任满后,就将失去政治舞台,难以与二零二四年“大选”衔接得上,何况台湾选民也容易患上“政治善忘症”。何况,即使是在去年底的“九合一”选举中,柯文哲仅以三千多票击败对手,这使柯文哲充满危机感,因而这是他“苏州过后冇艇搭”的最后机会,决不能错过。

其三、柯文哲倘若胜选,这就意味着台湾地区终于摆脱了国、民两党“轮流执政”的恶性循环,在台湾民主发展史上树立一个新的里程碑,成为历史的创造者。当然,柯文哲更明白,无论蔡英文如何打“恐中反中牌”,在2020“大选”中,两岸关系仍然是对选情具有重大影响力的议题。因而柯文哲就继续揭橥“两岸一家亲”的论述,以利于他在蓝绿两党的思维定势中,冲出一条新路。而继续推动台北市政府与上海市政府的“双城论坛”,更是成为在当前两岸制度性联络机制“停摆”后,唯一的官方沟通交流平台。在两岸关系问题上,柯文哲有其特殊的优势之处。就是他没有“原罪”,即使讲了一些较为进取的话来,即使是民进党的支持者也会不感到他是“亲中卖台”。如果他本人也能把握得好,因而是能够影响中间及浅绿民众,正确对待两岸交流合作。在潜移默化下,逐渐“化独趋统”。因而相信,北京对他是“虽不满意,也能接受”。而且也可避免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现在,国民党已经确定是由韩国瑜出战2020,这将强化柯文哲参选的信心。因为虽然“韩粉”的团结凝聚力很高,但“排他性”却也极强,难以容纳“韩粉”以外的人士。这就有利于柯文哲以“无党籍”的面目,去吸引受到“韩粉”排斥,但又讨厌蔡英文的经济选民和中间选民。

但同样是“韩国瑜因素”,令他受到困扰。他宣布参选2020后,就也如韩国瑜那样,被批评为“落跑市长”。尽管他已完成一个任期,不太属于“椅子还没有坐热”;但第二个任期也就是刚开始几个月,按照台湾地区法律,因为任期尚未过半,必须进行补选,劳民财伤,因而在参选过程中,会受到指责。而且,民进党台北市议会党团正出“辣招”,扬言柯文哲倘是带职参选,就将会冻结市政府的财政预算。不过,国民党台北市议会党团担心高雄市议会也照办煮碗,也对带职参选的韩国瑜采取同样措施,冻结市政府财政预算,让他的市政更难开展,徒为“落跑市长”、“高雄市管理不好,怎能管理整个台湾的指责“加料”,因而可能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将会“义助”柯文哲,不让该决议通过。那么,柯文哲是否与与郭台铭或王金平合作?这要看此两人是否敢于戴上“千古罪人”的帽子。实际上,郭台铭的团队昨日就连忙否认相关的传闻。何况,郭台铭与柯文哲在经济选民和中间选民、专业人士群体中的同质性很高,互补作用不大。王金平拥有地方派系势力的优势,却正是柯文哲所欠缺的。尽管王金平的这项资源已经被韩国瑜挖去不少,但“烂船仲有几斤钉”。还是有家底的,高雄市的“白派”就仍然可供王金平差遣。而且,王金平与柯文哲可能还会“同病相怜”。柯文哲是有恩于韩国瑜的,但韩国瑜却未能知恩图报,反而“截胡”柯文哲的“台湾地区领导人梦”。王金平更是强烈不满韩国瑜“过桥抽板”,撕毁双方关于王金平大力协助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韩国瑜反哺王金平参选2020的默契。因此,王金平与柯文哲合作的可能性,比郭台铭要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