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kes University

July

啊娇色情 _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国内游戏界有这么一种自发性的民间组织,他们最初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更多的玩家玩到可以看懂的游戏。在那个中国还不受重视的电子游戏旧时代,尤其以欧美和日本的游戏作品最为精彩,然而国内玩家们却苦于语言不通而不得不放弃无数经典。这一局面维持了数年,终于有组织站出来打破了这一僵局,他们无私的将自己完全能够畅玩的游戏进行了汉化翻译,没有酬劳、没有固定时间地点、甚至最初没有一个明确的制度,一切全凭“用爱发电”,一切都出自对某款游戏的执迷热忱。他们每个人以一己之力汇聚成浩瀚的力量,将国外优秀的游戏以中文的形式重新展现在玩家面前,收获的回报只有那么一声“辛苦了”,却是他们最宝贵的财富。这种组织被称为“汉化组”,而每一个汉化组中的每一名成员,都是早期国内游戏圈儿中最可爱的人。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旧时代游戏的回想

回想上个世纪末任天堂FC(红白机)风头正盛之时,国内玩家们接通统领中国游戏机市场的“小霸王”,拿出一盘橘黄色的FC卡带吹口气,再选好自己心心念念想玩的“魂斗罗”、“超级玛丽”等等坐在电视前一玩就是几个小时,多亏了当时FC平台动作游戏居多,才使得我们虽然看不懂游戏剧情,但仍然乐在其中。还记得当时“热血”系列风靡一时,《热血物语》虽然作为一款格斗向游戏却掺杂着大量的RPG要素,特别是剧情和物品描述方面,堪称“热血”系列文字量最大的游戏,然而它是日文啊,多少玩家因为不理解游戏剧情而被卡关,最后不得已放弃游戏。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稍微上了年纪的80后、少数90后玩家都知道非常喜欢一款游戏《魔法门:英雄无敌3》,作为一款《魔法门》的旁支游戏,一代经典神作《英雄无敌3》将策略类游戏演绎到极致,也成为了无数玩家心中的神作。如果汉化组当时没有对它进行汉化,国内玩家肯定损失了一场关于神作的游戏体验。之所以用英雄无敌举例,其实谈哥也有些私心,这款游戏过后我才成为了《英雄无敌》的铁粉,也是它打开了我在策略游戏中的大门。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因为大多数玩家掌握不了玩游戏所需的外语功底,才错过了对经典游戏的体验,这是玩家的痛点,也是当时国内游戏环境的痛点。正如古话所言“时势造英雄”,汉化组虽然谈不上英雄,但在那个年代的玩家心中,他们是带来了崭新游戏的启蒙者。

一小撮人汇聚的最初目的

对于“汉化游戏”,一小撮所谓的“正版卫士”又有话题可谈了。“汉化游戏”首先要对其破解,破解则意味着盗版,盗版则意味着……其实在早期的中国游戏环境下,正版游戏才是一种“另类”。谈哥所说的这种另类当然并不是贬义,而是一方面正版游戏意识薄弱的年代,玩正版的玩家少的可怜,另一方面因为国内落后的游戏发展进程和盗版横行的市场,几乎没有厂商愿意将自己的游戏花费时间中文化,因此正版游戏代表着无中文,自然是另类的存在。汉化等同于盗版固然是事实上的说法,但汉化组存在的意义并非如此,大多数玩家都深知这个道理。汉化游戏本身是无偿的行为,玩家们自发性的用爱发电,不过是想要将自己喜欢的游戏做到“分享”,对他们来说能把自己喜欢的游戏与之分享,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对于汉化与分享,著名的“蒹葭汉化组”创始人“哈里斯基”曾表示过:“我们做的汉化这件事,是因为喜欢游戏,而且我们更喜欢分享与传播的感觉,所以才坚持下来。我们这一代互联网用户和游戏玩家,差不多是国内最早开始进入网络的一批人,当时最火的互联网产品其实是社区,社区会有社区文化,而社区文化的重要标志就是分享。有人会分享自己的游戏攻略,经历的游戏故事,对于游戏的一些理解和对剧情的看法,然后传播出去。这样就会开始慢慢把同样爱好的人聚集起来,一个相对适宜的氛围就形成了,和你交流的人都会是有着同样爱好的人。”汉化的真谛,不正是分享么,更多玩家能够体验到国外的优秀游戏作品,才是这群人聚集在一起的最初目的。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逐渐变了味的汉化氛围

汉化组成员们的相聚,或许是因为志同道合,或许是因为对一款游戏的狂热。无论如何他们都曾共事过一件事,而这件事对玩家来说是有意义的。最初的汉化组诞生于“社区文化”,早期互联网时代“社区”是最常见的网络社交方式,游戏界当然也不例外。无数陌生玩家因为某社区平台而侃侃而谈,分享自己的游戏经历和感受,社区文化的“分享”,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汉化组的萌芽。

汉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首先它对语言的掌握熟练度就非常高,通常一个大型项目是无法由十几个组内成员来完成的,因此会广撒网的招募语言能力较强的玩家来帮助完成。众所周知中文是一种博大精深的语言,它的语言丰富程度远远超过日、英。因此汉化不单单只是简单地对游戏原封不动的翻译,还要有润色和校对等等,耗时又费力。遇到文字量大的游戏,一年半载的汉化进度是常有的事儿,当然绝大多数玩家们也能理解,在汉化组放出小部分进展图片时,想要听到的无非是那些口头上的“辛苦了”、“大爱,支持”。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中小型汉化组末期普遍都生存不下去了,因为汉化圈儿的氛围正在显而易见的改变着。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其实谈哥曾是某汉化组中的闲散一员,至于什么汉化组已经不重要,在曾经待过的组里成员们度过了无数的欢乐时光,最终带给了当时3DS玩家一部《始源红/蓝宝石》。在这期间虽然汉化工作大家都乐此不疲,甚至某成员还有个可爱的称呼“吉祥物”,但外界来的困扰却总会让我们感受到压力。一方面因为汉化工作量大而导致进度缓慢,放出进度后就会被玩家“亲切的关照家人”,另一方面伸手党的威胁和恐怖源源不断,他们有各种理由想要拿到“测试版”,然后要么向外兜售,要么大肆传播,以至于汉化工作无法正常展开。我们组有这种烦恼(当然所汉化的游戏属实太火爆),其他组同样受到这种困扰。不知何时,汉化圈儿的氛围开始变了味,一部分玩家们变得急躁、变得暴戾,变成了键盘侠,而汉化组所获得分享快乐,大打折扣。

游漫谈:戏说逐渐隐退游戏圈儿的汉化组,一群执迷游戏的可爱玩家

另一方面汉化组难保人心向善,不可否认一部分汉化组的初衷并非分享,而是有偿服务。这种汉化组虽是少数,但却一条鱼腥了一锅汤,汉化文化因为人性的复杂而变得扭曲,完全没有最初的友善环境,这也导致了后期大多数汉化组逐渐隐退的局面。

曾经为了国内玩家们也能感受到国外经典游戏的质量,为了所获得那份分享游戏的快乐,一群可爱的人走到一起,留下了无数神奇的回忆。如今,他们悄然离开,谈哥仍然希望有那么一代玩家,能对他们心怀感激。

原创不易,如果热爱游戏,请关注我哦,小G可以第一时间给出最新的游戏新闻,御三家携手Steam,资讯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