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激情三级片塞外青楼

当前位置: 哔哔新闻网 > 特鲁姆普大满贯 > 丁俊晖被甩10条街!特鲁姆普成就大满贯,小丁给80五虎拖...

是谁说过,失眠的人都是睡在回忆里......

来源:搜狐 时间:2019-08-10 15:52:19 | 特鲁姆普大满贯 3594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拿起电话看了下时间,像往常一样,心里盘算着我还能睡几个小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睡觉成了我唯一乐此不疲的事情,只要上下眼皮一合,我顿时就觉得这个世界与我无关了。虽然是这样,但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还是会不停得胡思乱想,想想明天的天气、想想女朋友在干吗、想想采用什么睡姿能很快入眠,甚至有时候什么都不想。

望了不知道多久的天花板,我艰难的决定起床,心想与其在床上浪费时间,还不如下床找点事做。踩着拖鞋,拉开窗帘,打开那台岁数都够上小学的电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电脑对我的用处仅仅限于打开浏览器,熟练的输入“百度”两个字。印象中,第一次逃课还跟电脑有一点关系。还记得小时候,老妈为了给我培养个兴趣爱好,扭送我到了镇子上一个很有名气的老师那里学美术。即使是现在我也不懂什么叫美术,什么叫艺术,可在当时,我心里还是很骄傲的,经常跟留着鼻涕的同学炫耀说“我有兴趣爱好了,我会美术,你会么?”,但同学们往往不屑一顾,抱着足球消失在我眼前,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刚刚膨胀的自尊心瞬间就像气球一样飞走了。学美术是很枯燥,记得那时候我刚上小学一年级,刚明白加减法是怎么回事的我,怎么也听不懂老师嘴里说的构图啊、透视啊之类的术语。时间久了,我慢慢开始心浮气躁起来。

三年后的某个月的月初,我拿着老妈给的三十块钱学费在乡间小道里晃晃荡荡,心里一直忐忑着这笔巨款该如何出手。都说男人有钱就学坏,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深刻贯彻落实了这句格言。人在陷入沉思的时候就感觉不到时间和距离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一抬头,面临了一个重要选择,左边是游戏厅、右面是“网吧”,该去哪挥霍呢。P.S那时候还不叫网吧,有个老土但是形象的名字--“电脑房”。我犹豫了半天,决定暂时放弃那个烟雾缭绕如同仙境的游戏厅,因为那时候我个人认为游戏厅里面的都是无业青年,一个个左青龙右白虎的,着实对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不小的震慑。而电脑房在我印象中却高端的多,至少在环境上还不错。推开电脑房的门,看见里面有四台机器,还有二十多个小孩,整个屋子里环绕着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叫喊声、主机箱嗡嗡的响声、还有一句到现在我才弄明白的英语“Fire in the hole”。我一在心虚的时候最怕听见噪音或者见到特别多的人,因为我觉得大家都在看着我、议论我。所以当时我并没有被这种热闹异常的环境所吸引,而是想拔腿就跑。就当我上半身还没完成转体的时候,从门口又乌泱泱的进来一大波僵尸,不对,一大波人类。顿时把我围的水泄不通。只能以一个半转体的动作随着人流往电脑房里面蠕动。最终我被完全吞噬在小小的电脑房里。这个事实后来被当做我向老妈解释时候的金牌,可是老妈只用了一个飞脚作为对我陈辞争辩的一个回应,还附加了一句“再TM编”。

从那个下午开始,我开始了我人生中时间跨度最长、危险系数最高的逃课生涯。俗话说“熟能生巧”,我很快融入了电脑房的小世界中。每天不厌其烦的打着拳皇,用手指头拼命的敲打着键盘,以至于电脑房的老板总是恶狠狠的对我吼“轻点”。现在的我有时候还跟朋友们吹嘘“你们只看到我了牛逼的拳皇技术,却不知道这背后的辛酸故事”。P.S我这爱吹牛的毛病估计也是从逃课那会,和拳皇一起训练起来的。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我的幸福时光结束在期中考试后的家长会上后。之所以会结束,并不是因为我的成绩不好,而是因为那个教美术的老师也是我所在小学的美术老师,更悲剧的是,家长会之后她找到了我老妈,对话大概应该是这样的。“郭姐,你家孩子怎么不学了啊,挺有天分的,多可惜啊”(这句话应该伴随着奸笑)“没有啊,亮亮一直都在去啊.....”(老妈这时应该有点心虚,不过马上会从心虚转变为愤怒)“不可能啊,他都两个月没来画画了”(奸计得逞的表情)“等我回去问问他......”(实际上是,等我回去弄死他!....)......

那天我兴高采烈的从电脑房回家,一是游戏玩的畅快,二是这次考试成绩不错,路上这个高兴,得意忘形的我都忘了我逃课都两个月的事情了。一进家门,爹铁青着脸说“你干嘛去了,你妈刚打电话说你没去学画画,去游戏厅了?”我本能的狡辩一下,用了句全中国人狡辩时都会用到的一句话“没有啊!”但心虚的表情还是挂满脸上。爹没有动手打我,反而说了一句让我特别感动的话“一会你主动点,抓紧承认错误,再不行的话,知道护着自己点,别傻了吧唧的站那挨打”,话不在多,在精,那时候我深刻体会到了。爹全面的分析了老妈进屋后的各种行为及应对措施,爹,经验之谈?不对不对,深谋远虑。......

等到老妈回家,可想而知的是一顿暴打。虽然说场面过于少儿不宜,不过我还是觉得很有必要交代一下,因为这是我迄今为止记忆深刻的两次挨打中的一次。

老妈气势汹汹的进门,瞪大了双眼问我“你干嘛去了?”还没等我开口,一记特别响亮特别沉重的巴掌扇到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然后就是一阵狂风暴雨,打着打着,不知道怎么我就跪在了地上,这时候我已经不知道哭了,专心致志的挨打。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老妈也打够了,说了句“你就跪着吧!”。我倒是听话,老老实实的跪着,一边跪还一边想,“我是怎么跪倒地上的呢?早知道这样我坐地上多好!”……估计跪到了晚上饭的时间,我被爹抱上了饭桌,象征性的吃了几口饭。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一次闲聊,从爹的口中知道,老妈打完我就气的去医院了,那次我实在是让老妈太伤心了。直到今天,我也没因为这件事向老妈说声对不起,深感愧疚。P.S我所说的另一次印象深刻的挨打是小学一年级的期中考试,数学语文每科都考了99分,就因为没拿满分,我妈一脚把我从里屋踹到了外屋,人生中第一次体验飞行的感觉。

这些就是我第一次逃课的全过程,我堂而皇之的把这次逃课的理由说成是因为电脑房对我的诱惑太大,全然不去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也就是因为这样,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因为自己,我做错了太多的事,有的时候甚至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而变得无路可走。其实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吧,慷慨的给你许多犯错的理由和改正的机会,但是能把握住哪个就要看自己了。

我在镇子里参加的最后一次考试是小学升初中的考试,考完试没几天,我就去学校里找老师,想提前知道自己的成绩,不过老师出乎意料的没告诉我分数,反而让我把我妈叫来。小时候,每个生活在中国的孩子都会有一个梦魇,那就是请家长。我被请了家长,心情自然不怎么样,反而十分担心。老妈得知老师让过去一趟,铁青着脸什么都没说。人的恐惧大多来自未知。对于请家长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原因,所以十分心虚,没敢同老妈一同赴命。大概过了有一个小时吧,老妈回来了,出乎我意料的事,老妈不但没有火冒三丈,反而慈眉善目起来,我心里的大石头落了下来,恨不得都能砸到自己的脚。从老师那回来之后,老妈总是时不时的问我“你想去海拉尔上学吗?”那时候我完全没明白老妈的用意,不知道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就无所谓的回答道“无所谓!”。可老妈总是有事没事的问我这个问题,我慢慢明白点老妈的意思了。那时候我完全站在了自己的角度去想这个去外地借读的问题,完全没有为老妈着想,她不光有我,还有爹、爷爷,还有这个家。如果老妈跟着我去海拉尔陪读,那么她要放弃的可能不止是家庭这一个概念,还有自己的心。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在老妈的心里,我比什么都重要。在任何一个母亲的心里,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有时候和朋友聊天,会不知不觉的提到“回忆”这个字眼。我们都忘了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忆,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回忆。回忆可以是个动作,更是一个场景。回忆回忆……

标签: 特鲁姆 条街 五虎 小丁 丁俊晖 成就 大满贯 满贯 8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