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kes University

July

金星操逼 _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在清朝和民国期间,大盛魁印票庄就如一艘巨大的“航母”在亚欧大陆汹涌起伏的商海中搏击长空,几经风雨后在1929年这艘已近风烛残年的航母最终搁浅在蒙古高原上。据日本“经济调查丛书”《外蒙古共和国》一书记载,当时外蒙古140旗,只有10旗或20旗左右不负债于大盛魁。它到底如何放印票账在商海中立于不败之地,有因何突然一下搁浅。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据传印票上载有“父债子还,夫债妻还,死亡绝后,由旗公还”的字样。清嘉庆年间大盛魁获得清朝政府发给少数旅蒙商进行印票业务的营业执照“龙票”,龙票不仅规定了放印票账的地域范围,而且还印有保护业务活动的法律性条文。这使大盛魁凭借皇权取得了在蒙古地区长期进行印票业务的垄断地位。由于大盛魁的业务以印票销售为主,故称“大盛魁印票庄”。

发放印票账资本白银近亿两

清代,蒙古族以畜牧业为生,基本不谙商业,生活用品和自己生产的畜产品的买进卖出,全依靠汉族商人,于是出现一种专门“跑草地”从事贸易活动的商行。大盛魁就是清代至民国初年在蒙古高原上规模最大的一家旅蒙商号,它从清代康熙年间开业,到1929年歇业。它是由山西商贩王相卿、张杰和史大学以人力合伙的形式创办。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康熙征讨准噶尔部时,大盛魁最初专做随营军需供应和贸易生意。 随着清廷对蒙古高原的统治加强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大盛魁在为清廷经办蒙古地区税收和征收驿站费用的同时,大量发放印票账,其资本白银近亿两。大盛魁总号初设在蒙古乌里雅苏台(今蒙古扎布汗省首府),后迁至内蒙古归化城(今呼和浩特)。

大盛魁的营业区域很广,以蒙古为主,兼及内蒙古西部和新疆北部,远达俄国的西伯利亚等地。在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库伦设有分号。大盛魁以长途贩运的形式将内地物资和牧区所需的日用品销售于各蒙旗。为采买方便,它在内地京、津、沪、杭、晋、冀、鲁、豫、湖、广等地均设有分支机构、小号及坐庄人员。所属各地从业人员,加上雇佣的牧民和工人,总数达六七千人。”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大盛魁的“小号”很多,有专营茶叶的茶庄、有专营绸缎布匹的绸布庄、有专营牲畜的羊马店以及药材、粮店、饭馆等商店。货币经营业有“大盛川票号”、“裕盛厚银号”、“宏盛银号”,以及其他钱庄、当铺等等。因为各小号距离很远,庞大的南北物资交流需要巨额的资金运转,于是大盛魁成立起为自己服务的银号、票号、钱庄等,通过这些银号、票号、钱庄借贷、存放、汇兑、融通资金,从全国各地进货;将货物通过归化城,运往库伦、科布多、恰克图,行销于蒙古草原、新疆、西藏与俄罗斯;又从那里运回北方和欧洲特产,转销内地。

蒙古120个旗负债于大盛魁

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大盛魁一家独揽了支差放贷业务。以后,大盛魁又包办了从归化城到乌里雅苏台之间地方政府的54个台站的支应费用。它一方面代地方办理供应,同时,也利用这个机会做些生意。凡是摊派到地方的部分,大盛魁就在收印票账时,同时收讨。如果当时不能收清,就转为印票账,按月行息。据日本经济调查丛书《外蒙古共和国》一书记载,当时蒙古140旗,只有10旗或20旗左右不负债于大盛魁。至少有120个旗负债于大盛魁。它发放印票账的形式除了支差放贷外,还有银两放贷和赊货放款。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银两放贷。主要是支应蒙古各王公定期晋京纳贡和晋京轮流值班的各项费用。大盛魁对各王公直接贷出银两,然后转为印票账。王公们对这些债务由各旗按照所管辖地区内的人丁数目分别摊派偿还,成为蒙古各盟旗所公认的一种惯例。晋京的王公们,于出发前要求放印票账的大盛魁派员相随,为他们支应一切费用。大盛魁的小号大盛川票号也协助办理王公们晋京的一切事宜。大盛魁仅支应王公们晋京费用的放款总额,每年即达十万两之多。

赊货放款。大盛魁了解到蒙古人手中没有大量现银,于是采用赊销办法,到期亦不收取现金,而以牧民的畜产品折价偿还;然后再将这些畜产品运转内地销售,获取双重商品利益。在销售和计息时,采取用高的价格售货,又用高的利率计息,再用低的价格收购牲畜。每年大盛魁都将大量的各种货物赊销给王公、贵族或广大牧民,然后将赊销的货物的价款折算成银两,作为放印票账的本金。由王公们出具盖有印信的借款凭据,按月计息,借款到期,以羊马牲畜作价归还交款。据统计,大盛魁每年收取的利息就达7万匹马和50万只羊之多。此办法尽管剥削很重,但是由于其保证了蒙民日常生活用品的及时供应和土特产品的适时销售,所以颇受牧民欢迎。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支差放贷。清初蒙古地区的军政人员和居民所需的生活日用品主要依靠同旅蒙商用产品交换而取得。清朝政府派驻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的值班人员和应差兵夫的开支、会盟和清查等各项浩繁的费用,全由三大号(大盛魁、元盛德、天义德)旅蒙商先予支垫,然后由旗的行政长官在票据上加盖官印,转为印票账贷款。最后按地方七成、商号三成,或地方八成、商号二成分别负担。

列强经济倾销大盛魁最终搁浅

大盛魁印票业务是大盛魁的主要业务活动。所谓印票就是蒙古王公和各旗的行政长官,代表一个部落或一个旗,向高利贷者出具一种盖有王公或旗署印信的借款凭据。因借款凭据上盖有官印,所以,习惯上把这种借款凭据称为印票。大盛魁经历了无数风雨后,在19世纪中叶,由于列强经济倾销大盛魁印票庄被迫搁浅。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印票账的贷款利息,官方规定为月息三分,满三年者,停利还本。大盛魁同王公们订的借贷合同却规定为“行息期限为33个月,期满停息” ,比别家印票庄少行息三个月,以此招徕更多的借贷户。大盛魁计算利息的方法也很特殊,只有当本利全部还清时,这笔账才能勾销。如果只归还一部分,仍要按原账本金行息。已收回来的部分作为暂记的浮存款项,等到贷款本息全部还清再予销账。此外,大盛魁在放印票账的时候,还利用物价的不同折收、衡器的不同标准等苛剥牧民。

19世纪中叶以后,由于俄国经济势力的侵入以及英美等外国商品的倾销,大盛魁受到一定程度的排挤,营业区域日渐缩小。1911年后,蒙俄订立库伦通商协定,俄国人取得了在外蒙古无税自由贸易的特权,使大盛魁在蒙古的市场进一步缩小。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大盛魁在俄国境内的商业资本被没收,使其雪上加霜。而导致大盛魁倒闭的直接原因。”1921年蒙古宣布独立,于1924年建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实行公有制,大盛魁在外蒙古的资产全部丧失。

大盛魁印票庄“搁浅”之谜?

?一夜之间,从亚欧商界航母沦落到一无所有。至此,其商贸活动只剩下内蒙古和新疆,从而使总号资产负债难以平衡,不得不向外举债,后积欠绥远平市官钱局(绥远省地方政府创办的一会)的10万银元,不得已将其经营的绥远电灯公司作价偿还债务,裕盛厚银号也折价转让给绥远平市官钱局;其他“小号”,亦先后折价处理转让。

参考《内蒙古金融沿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