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kes University

July

丝袜足交图片大全 _兰陵公主与柳述的悲剧:生不同行,死不同穴

一:杨柳成姻

柳述,隋朝政治人物,字业隆,河东郡解县(现在山西省运城市)人。隋文帝重臣柳机之子,受父荫官,为太子亲卫。后娶兰陵公主为妻,受开府仪同三司之位、担任内史侍郎。在皇婿之中被隋文帝器重,判兵部尚书事。后因父丧去职,复归后为给事黄门侍郎,嗣建安郡公的爵位。仁寿年间,判吏部尚书事。柳述与杨素对立,杨素多受柳述侮辱。文帝重用柳述甚于杨。柳述任兵部尚书,参掌机密(宰相)。柳述自称功绩不足,上表请皇帝辞退,文帝命他摄兵部尚书事。

兰陵公主杨阿五,隋文帝杨坚和文献皇后独孤伽罗第五女。公主美姿仪、性婉顺,好读书、知礼节,隋文帝特所钟爱。公主先嫁平定司马消难之乱的功臣王谊之子王奉孝。王不幸早逝,经隋文帝夫妇精挑细选,公主再嫁出身河东柳氏的重臣柳机之子柳述,驸马获得隋文帝特殊宠爱,参掌机密。

这是一桩很成功的婚事。虽然是一门和皇权攀上关系的美事,不过北朝隋唐时期北方贵族妇女因为家族显赫,出嫁后地位高,作风很强势。虽然独孤皇后一再告诫女儿们要有妇德,兰陵公主的姐姐们在夫家仍然不免骄贵。柳家没想到这个公主性格温婉,在生活中谦和孝顺,公婆生病时还亲奉汤药。兰陵公主孝顺知礼、妇德备至的美名传扬,隋文帝愈发宠爱女儿。兰陵公主像家族成员一样信仰佛教,她曾经舍宅为寺院,隋文帝还曾赐京师园林为阿五为私宅。

兰陵公主与柳述的悲剧:生不同行,死不同穴

二、柳家背景

柳机是河东解人(今山西运城)。他的父亲柳庆,北魏时曾任尚书左仆射,柳机是官宦子弟,他有伟岸的身体、漂亮的仪容、宽宏的气度、刚直的性格,更有丰富的学识。周武帝时,拜开府,转司宗中大夫。周武帝死后,周宣帝忤逆不肖,柳机屡进忠谏,毫无效果,请命当了地方官,任华州刺史。周宣帝死后,杨坚为丞相,把他征还京师。周朝旧臣见风转舵,劝杨坚灭周自立,柳机却一言不发。他不失周臣的立场,反而得到了杨坚的重视,杨坚拉拢他,任他为卫州刺史。

兰陵公主与柳述的悲剧:生不同行,死不同穴

杨坚称帝后,又拜柳机为纳言,封建安郡公,食邑二千五百户。纳言即宰相,柳机不以为荣。对于朝政,无所损益,只是逍遥自在地饮酒作乐。杨坚对他更加器重,转任冀州刺史,并将兰陵公主许配给他的大儿子柳述。

当时杨素是朝中红人,态度傲慢,对群臣除少数人外,多所侮辱,即使右仆射苏威也不例外。一日,杨坚赐宴,柳机与杨素等都参加。杨素戏弄柳机说:“二柳俱衰,孤杨独耸。”二柳即柳机与其族弟柳昂,都是显宦,贵冠一时,时人有“二柳”之称。杨素小人得志,竟然在杨坚面前蔑视柳机,柳机淡然处之,不做一声,不与小人争口舌的雅量,为人称道。

后来柳机又回到冀州,做地方主管,他勤政惠民,颇受拥戴。五十六岁时病逝,追赠大将军,谥号“简”。

三、宫廷争斗

当时朝中杨素称贵,他和篡夺了太子位的杨广相善,朝中大臣大多惮忌他。但柳述竟敢当面凌辱杨素,并常在杨坚面前揭其短,杨素和柳述结下了难解之怨。

柳述在家尽孝期满,传袭父亲爵位,当了建安郡公。仁寿初又任兵部尚书,参政议政。

柳述迎娶的兰陵公主,原准备嫁给太子杨广的妻弟萧旸,后来将她嫁给柳述,杨广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认为是柳述从中作梗。

604年,文帝在仁寿宫卧病,柳述、杨素、元岩在宫中近侍。皇太子杨广对陈贵人无礼,文帝得知后大怒,命柳述召房陵王杨勇入宫。柳述、元岩拟好敕书。杨素听闻,与杨广共谋,捕拿柳述、元岩。杨广即位为炀帝。

兰陵公主与柳述的悲剧:生不同行,死不同穴

四、悲剧爱情

柳述与重臣杨素结怨,又卷入仁寿宫变风波,隋炀帝登基后,夺柳述之官爵,柳述被流放岭南。

柳述被判流放岭南后,隋炀帝令她改嫁,一直温柔婉顺的阿五血液里从母亲那里继承到的刚烈倔强爆发了,上书给杨广“要我改嫁就是要我的命,我再也不想见到至尊了,请废黜我的公主封号,让我这个罪妇陪着柳述一起上路吧!”刚刚扫清政敌登上帝位雄心满腹的杨广暴怒:“天下岂无男子,欲与述同徙耶?”阿五:“先帝以妾适柳家,今其有罪,妾当从坐,不愿陛下屈法申恩。”杨广不同意妹妹的请求,坚决要她改嫁。

兰陵公主与柳述的悲剧:生不同行,死不同穴

兰陵公主被家族和个人悲剧从精神和肉体上击溃,临终上表:“昔共姜自誓,著美前诗,鄎妫不言,传芳往诰。妾虽负罪,窃慕古人。生既不得从夫,死乞葬于柳氏。”已经无人不畏服的至尊皇帝杨广知道他疼爱的小妹妹这是在用自己的命报复他!《隋书》载:“帝览之愈怒,竟不哭,乃葬主于洪渎川,资送甚薄。”兰陵公主死后,杨广偏不让她与柳述合葬,而是将她葬到洪渎川,陪葬品也极少,朝野的人都为兰陵公主而伤心落泪。兰陵公主志节坚贞,《隋书列女传》收其事迹,赞曰“质迈寒松”。

柳述在龙川数年,再流放宁越宁越郡(今广西钦州),因风土病(瘴毒)而去世。享年39岁。

兰陵公主与柳述的悲剧:生不同行,死不同穴

五、史籍记载

1、《隋书卷四 列传第五 王谊》:高祖以谊前代旧臣,甚加礼敬,遣使劳问,冠盖不绝。以第五女妻其子奉孝,寻拜大司徒。谊自以与高祖有旧,亦归心焉。 及上受禅,顾遇弥厚,上亲幸其第,与之极欢。

2、《隋书 列传第四十五》 兰陵公主,字阿五,高祖第五女也。美姿仪,性婉顺,好读书,高祖于诸女中特所钟爱。初嫁仪同王奉孝,卒

3、隋书卷四 列传第五 王谊》:未几,其子奉孝卒。逾年,谊上表,言公主少,请除服。御史大夫杨素劾谊曰:“臣闻丧服有五,亲疏异节,丧制有四,降杀殊文。王者之所常行,故曰不易之道也。是以贤者不得逾,不肖者不得不及。而仪同王奉孝,既尚兰陵公主,奉孝以去年五月身丧,始经一周,而谊便请除释。窃以虽曰王姬,终成下嫁之礼,公则主之,犹在移天之义。况复三年之丧,自上达下,及期释服,在礼未详。然夫妇则人伦攸始,丧纪则人道至大,苟不重之,取笑君子。故钻燧改火,责以居丧之速,朝祥暮歌,讥以忘哀之早。然谊虽不自强,爵位已重,欲为无礼,其可得乎?乃薄俗伤教,为父则不慈,轻礼易丧,致妇于无义。若纵而不正,恐伤风俗,请付法推科。”有诏勿治,然恩礼稍薄。谊颇怨望。或告谊谋反,上令案其事。主者奏谊有不逊之言,实无反状。上赐酒而释之。于时上柱国元谐亦颇失意,谊数与相往来,言论丑恶。

4、《隋书 外戚传》:后备礼纳其女为晋王妃,又欲以其子玚尚兰陵公主。由是渐见亲待。献皇后言于上曰:“梁主通家,腹心所寄,何劳猜防也。”上然之,于是罢江陵总管,岿专制其国。

5、《隋书韦鼎传》:时兰陵公主寡,上为之求夫,选亲卫柳述及萧玚等以示于(韦)鼎。鼎曰“玚当封侯,而无贵妻之相,述亦通显,而守位不终。”上曰:“位由我耳。”遂以主降述。

6、《隋书杨阿五传》 适河东柳述,时年十八。诸姊并骄贵,主独折节遵于妇道,事舅姑甚谨,遇有疾病,必亲奉汤药。

7、《隋书卷四七· 列传第一二》:柳述,字业隆,性明敏,有干略,颇涉 文艺。少以父廕,为太子亲卫。后以尚主之故,拜开府仪同三司、内史 侍郎。上于诸婿中,特所宠敬。岁馀,判兵部尚书事。

8、《旧唐书卷七十五·列传第二十五》:韦云起,雍州万年人。伯父澄, 武德初国子祭酒、绵州刺史。云起,隋开皇中明经举,授符玺直长。尝 因奏事,文帝问曰:“外间有不便事,汝可言之。”时兵部侍郎柳述在 帝侧,云起应声奏曰:“柳述骄豪,未尝经事,兵机要重,非其所堪, 徒以公主之婿,遂居要职。臣恐物议以陛下官不择贤,滥以天秩加于私 爱,斯亦不便之大者。”帝甚然其言,顾谓述曰:“云起之言,汝药石 也,可师友之。”仁寿初,诏在朝文武举人,述乃举云起,进授通事舍 人。

9、《隋书杨阿五传》 高祖闻之大悦。由是述渐见宠遇。初,晋王广欲以主配其妃弟萧玚,高祖初许之,后遂适述,晋王因不悦。及述用事,弥恶之。高祖既崩,述徙岭表。炀帝令主与述离绝,将改嫁之。公主以死自誓,不复朝谒,上表请免主号,与述同徙。帝大怒曰:“天下岂无男子,欲与述同徙耶?”主曰:“先帝以妾适于柳家,今其有罪,妾当从坐,不愿陛下屈法申恩。”

10、《隋书杨阿五传》 帝不从,主忧愤而卒,时年三十二。临终上表曰:“昔共姜自誓,著美前诗,鄎妫不言,传芳往诰。妾虽负罪,窃慕古人。生既不得从夫,死乞葬于柳氏。”帝览之愈怒,竟不哭,乃葬主于洪渎川,资送甚薄。朝野伤之。